rss 推荐阅读 wap

中华财富网_中国财经资讯!

热门关键词:  as  xxx  云南  校园  自驾游
首页 经济新闻 财会金融 理财投资 黄金原油 银行保险 购物消费 股票市场 机构动态 外汇期货 微商创业

全国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:2019年经济增速整体稳定 国企上缴社保比重需提高

发布时间:2019-03-15 05:44:26 已有: 人阅读

  未来我们要更多地适应经济下行的趋势,要争取通过采取宏观调控措施,通过稳定预期,实现经济低开平走、低开稳走,避免经济增速螺旋式下滑,更要避免经济失速或者硬着陆。

  “从数据上来看,2019年如果不发生内外部重大冲击或事故,经济增速不会突然大幅度降低,更不会出现所谓失速或硬着陆。”全国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在谈到今年经济情况时说。

  尹中卿认为,从最近几年经济走势看,今年经济会相对平稳,仍可较好完成2020年全面小康社会(2020年经济总量按照不变价比2010年翻番)的时序目标。

  今年全国将实施大规模降低税费措施,包括个税、增值税、社保费等,另外要健全地方税体系,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。

  如何看待经济发展、减税降费等情况?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(以下简称《21世纪》)在期间采访了全国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。

  《21世纪》:2019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确定今年经济目标是6%-6.5%,第二次设定区间指标,如何看目前经济形势?

  尹中卿:如何看待当前经济形势和今后走势,离不开对我国最近几年经济运行态势的分析。从整体看,改革开放40年实际上分为两个大的阶段:

  第一个阶段是从1979年到2007年近30年时间,是高速增长阶段,GDP年均增速是10.03%。

  第二个阶段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。这十年,除了2010年在4万亿刺激计划之下短期实现了10.4%的增速,其他年份增速逐年放缓。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,2008年的GDP增速比2007年下降了4.6个百分点。另外有两个年份经济增速比上一年降低幅度超过1个百分点,一个是2011年,增速为9.2%,比2010年下降了1.2个百分点;一个是2012年,增速为7.8%,比2011年低了1.4个百分点。

  这十年里除2008年特殊情况,实际上在经济危机冲击下,除了2011年和2012年外,其他年份经济增速比上一年下降的幅度都不高于0.5%。特别是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这四年。

  2015年GDP增速比2014年下降0.5个百分点,2016年比2015年下降0.2个百分,2017年比2016年下降0.2个百分点,2018年比2017年下降0.3个百分点。这说明近几年来经济增速比上一年降低最大幅度也就0.5个百分点,即2015年,剩下的每年基本就是0.2到0.3个百分点。

  尹中卿:2015年经济增速是6.9%,2016年下降0.2百分点,达到6.7%。2017年又回到了6.9%,2018年下降到6.6%,年均下降的程度大概是0.2%左右。

  按这个发展趋势,如果2019年经济增速比上一年下降0.1个百分点,增速就有6.5%,如果下降0.5个百分点,也是6.1%。如果低于6%,即下降超过0.6个以上百分点,就超过近五年的平均数,接近2011年和2012年。

  从数据看,2019年如果不发生内外部的重大冲击或事故,经济增速不会突然大幅度降低,更不会出现所谓失速或硬着陆。

  2015年经济增速是6.9%,2016年经济第一次确定区间预期指标,目标定位6.5%-7%,最高限比2015年高0.1个百分点。2017年、2018年经济增速目标都是6.5%左右,即已经在区间的最低限左右了。

  2019年中央又确定6%~6.5%的区间,这是建国以来第二次采用区间指标,并且比2016年这个区间指标更加主动。2018年增速为6.6%,此次区间指标最高限比2018年还低0.1个百分点,这说明我们考虑的区间还是很充裕的。

  关于2019年经济区间目标,有人认为是被动的,有人认为是主动的。从我个人而言,更愿意相信这个区间指标是主动选择。

  未来我们要更多地适应经济下行的趋势。去年四个季度GDP和其他许多指标是高开低走,今年低开已成定局,不可能像去年那样高开。我们要争取通过采取宏观调控措施,通过稳定预期,实现经济低开平走、低开稳走,避免经济增速螺旋式下滑,更要避免经济失速或者硬着陆。

  尹中卿:今年赤字率为2.8%,但是实际赤字率比2.8%要高。原因是地方政府专项债务并没有算入赤字范围,今年增加8000亿元,如果再考虑地方政府隐性债务,实际债务率还是很高的。今年财政赤字合计2.76万亿元,其中中央1.83万亿元,地方0.93万亿元,年末国债余额接近15万亿元,地方债务余额超过23万亿元,这些债务每年需要支付利息超过1.5万亿元。

  2018年我国GDP是90万亿元,但是政府、企业、居民住户债务余额超过两百万亿元,整个社会宏观杠杆率居高不下,依靠债务增长拉动经济增长不可持续。不能为了保眼前短期一点点的增长,给财政留下了长远不可持续性的负担。

  要注意三个100万亿的问题,即广义货币余额、新增、社会融资现在每个月都新增1万亿元以上,一年都增加十几万亿元。

  2018年12月末,广义货币余额182.67万亿元,同比增8.1%;人民币余额136.3万亿元,新增16.17万亿元;社会融资规模存量194.7万亿元,新增19.26万亿元。

  2019年1月末,广义货币余额186.59万亿元,新增3.92万亿元;人民币新增3.23万亿元;社会融资规模新增4.64万亿元。流动性增加过快。

  下一步要继续打好“三大攻坚战”,要注意隐性债务的问题。一些地方政府通过投资基金、购买服务、PPP(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)形式变相举债,导致隐性举债急剧增加。

  《21世纪》:今年要实施大规模减税,包括制造业增值税率有下调,另外养老缴费率也要下调,你怎么看?

  尹中卿:要确保大规模减税降费落到实处,确保主要行业的税负明显降低,确保所有的行业税负只减不增。实现“三个确保”,既要开源也得节流。

  现在降低增值税率后,要解决地方资金的缺口问题,因为地方会都开了,预算已经定了。增值税不解决地方财政支出的缺口,地方政府降税降费的积极性肯定不高。所以,下一步要督促地方减税,同时中央也得拿出制定切实有效的减税措施。

  今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、三公经费都要再减少。下一步要下决心调整预算,要把那些无效的支出压下来。但是教育科学文化卫生等开支不能减少,怎么办?政府所拥有的资产可以减少,一部国有企业一部分股权和利润可以用于社保基金等。

  目前,有的省养老金历年积累已经用尽,收不抵支,20多个省如果没有财政补贴,也出现当期支付缺口。尽管全国范围内养老金还是充裕的,也仅能支付17个月,但是地区之间严重不平衡。

 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,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,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,2020年提高到30%。按照提交给这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预算,2019年中央国有资本预算中,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的比例只有16.5%。这与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要求还相差将近一半。希望按照三中全会的要求,进一步完善国有资本预算。

  凡来源为21经济网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。未经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书面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、复制、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。具体版权合作事宜,请见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版权声明页。

  ICP经营许可证号:粤B2-2009043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粤)字第02126号粤ICP备12028593号-9内容索引粤公网安备 579号

  21经济网是21世纪经济报道门户网站,主打财经新闻,是21世纪经济报道原创新闻最重要的展现平台。同时有机整合客户端最深度策划、抢鲜报及快报最新资讯,给读者提供最优质的阅读。

首页 | 经济新闻 | 财会金融 | 理财投资 | 黄金原油 | 银行保险 | 购物消费 | 股票市场 | 机构动态 | 外汇期货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中华财富网 www.bydxr.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-2

电脑版 | wap